策展前言



香港版畫像寓言,又似預言。

2013年,來自德國柏林的 Thomas Kilpper 於香港駐留,在牛棚藝術村以工業用卡板及鑼機在地上刻畫亞洲時事,其巨幅的木刻版畫既像控訴又像諷刺。2019年春天,駐馬來西亞沙巴的龐克搖滾舍獲邀到香港駐留,以版畫探討土地發展對文化保育的影響,大幅版畫中發展的巨輪滾滾前行,農田被逐漸夷平,城市被挖空成無數洞穴。去年盛夏,同樣來自馬來西亞的李迪權到香港觀察,以版畫呈現社會運動的場景,畫面上的空白顯得份外沉重。此刻重新細看這些版畫作品,猶如重溫一個又一個的預言故事。

日本福岡亞洲美術館策展人黑田雷兒指出,木刻版畫與繪畫或雕塑等藝術品不同,不僅是展覽中的展品或藏品,更肩負起傳遞資訊的責任,揭示藝術家在政治和社會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1 社會運動的本質是推動社會變革,與 DIY 版畫文化中的價值觀互相呼應。2 近年亞洲冒起一股 DIY 木刻版畫熱潮,這些作品開拓更多版畫與社會運動的可能性:來自臺灣的版畫小組以社會議題為主要命題,他們在2018年參與反對板橋大觀社區逼遷的抗爭,透過集體創作旗幟直視底層社會的歷史。

除了直接介入社會運動,創作人亦以版畫凸顯版畫藝術與社會的交叉點,延伸有關藝術與政治的討論:前身為版畫小組的印刻部創作《新樂園拾柒號》,想像以音樂、派對及藝術創作等方法,表達對資本主義的不滿,創造一個充滿希望的新樂園;去年夏天,林嵐與一眾義工拓印《世界人權宣言》,透過長時間的體力勞動,對自由及尊嚴等價值作出反思;此外,香港版畫工作室工作坊參加者以「香港的一日」為題,把眼中的香港刻畫並拼貼成橫幅。

卡爾維諾曾寫道:「人在受壓迫的時候會寫寓言。」「寓」意指寄託,以虛構故事說明哲理及諷刺時弊。故事雖然虛構,但往往藏著弦外之音,象徵作者對現實生活的不滿或愁緒,以歷史想像的方式記錄當下。當人難以自由地表達己見,便以虛寫實,以寓言呈現真實世界的稜角。

展覽的另一部分展現一眾藝術家如何透過銅版畫及絲印版畫等創作方式代替沉默,以細膩的情感為創作核心,呈現在此波瀾起伏的時代中之生存狀態:劉家俊以十二生肖為暗喻,反思社會政治的失效;梁慧欣、余錦發及黃皓珵挪用生活中遇到的瞬間,構建仿似電影及小說的畫面,重組故事片段緩解內心不安;林樂新長時間在木版上雕刻綿密細點,沉澱對因疫情而無法見面的伴侶的思念;陳卓甄以樹膠染印光怪陸離及朦朧的質感,將虛構和真實層層疊染,對人們掌握真相的能力提出詰問。不論是宋皚柔那被洗白及掙扎扭曲的身體、麥穎森那抽象化的城市景貌、張梓祈那把忽明忽暗的火光、張中柱貼了又撕、撕了又貼的「香港加油」、陳伊婷腳下凹凸不平的街道地面或鍾倩華眼中煙霧的形狀,都一一成為近年城中的日常風景。

參展藝術家構成一個獨特的光譜:有人以強烈直白的線條表達諷刺或揭示矛盾,有人則以間接或抽象的隱喻及曖昧的視覺語言回應社會。創作自由漸漸收窄,在無形的恐懼下,未來對寓言的需求或將越來越大。版畫家一刀一刀刻畫在版面上,逐層疊印,所描繪的不僅是個人情感的探索,也是當下的時代切面。

《預/寓言》希望在探索版畫與社會之間的張力,並同時從兩個維度呈現近年的版畫創作方向:一是回顧過去預言般的版畫,二是聚焦現在彷如寓言的版畫。展覽中,過去與現在交織著對未來的反思與想像,寓言式的創作蓄勢待發,靜候在另一個時空以不同方式被重新演繹——未來的版畫又會是如何?



1. 黑田雷兒,〈Woodcut Movements in Asia: Genealogy of Modernization with Media of the People〉,《Blaze Carved in Darkness: Woodcut Movements in Asia 1930s - 2010s》,日本:福岡亞洲美術館,2018 2. 狩野愛,〈如何持續發展一個DIY藝術家團體?:以A3BC為例〉,《亞際自組織版畫串連圖繪》,第二版,2019
.

︎ ︎ ︎
著作權 © 2020。 香港版畫工作室。 版權所有。